历史咨询

积极调整状态 保持昂扬斗志(走向冬奥)_体育频道_东

核心阅读

根据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备战计划,中国冰雪各运动队本应在2020年步入“精兵”阶段,然而在国际赛历大多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各队也在不断调整。短暂休整后,各队将通过强化专项训练、实地训练等措施进一步提升运动员的实战能力。虽然“精兵”的时间表略有推迟,但各支队伍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

8月13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体能教练牛雪松又返回了河北秦皇岛训练基地。12天前,队员们在这里结束封闭集训,得到了短暂的休整。此次返回,队伍将在基地中继续备战,等待雪季的到来。

根据2022北京冬奥会“扩面、固点、精兵、冲刺”的备战计划,进入2020年,冬奥备战本应已步入“精兵”阶段。然而,形势的不断变化考验着队伍的应变能力,在国际赛历大多尚未确定的情况下,中国冰雪各运动队也在不断调整。

心理状态

据钢架雪车国家队领队孙帆介绍,从2019年4月25日队伍集中到2020年7月30日宣布调整,除了周六日的常规休息,全队没有放过一天假,时间几乎被比赛和训练填满。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19?2020赛季的冬季项目国际赛事大多在今年二三月就告一段落。不少在外参赛的队伍回国后直接转入封闭集训,因此,不少队员很久没有回家了。据牛雪松介绍,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集中时间与钢架雪车队大体相同,“我们从去年4月开始集结,到现在是第一次调整。”牛雪松说,“绝大多数队员已经有七八个月没有回家,平时大都通过视频与家人联系。”

在今年2月27日至3月1日在德国阿尔滕伯格举行的国际雪联雪车和钢架雪车世锦赛上,中国钢架雪车队的闫文港和林回央分别获得第十一名和第十三名,分别创造了中国队选手在男子、女子项目中的最好成绩。而在2019年举行的国际雪联高山滑雪积分赛和远东杯比赛中,多名高山滑雪国家二队队员取得个人最佳成绩,实现了自我突破。

队伍如何保持高昂的斗志?“大家还是比较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现在训练是为了什么,目的性很明确,因此斗志也比较高昂,总体效果还不错。”孙帆表示,“我们也很关注运动员的思想状态、心理状态,从而积极引导疏导。”而据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介绍,从今年8月起,各项目队伍将陆续进入短暂的调整阶段,帮助队员以更加饱满的状态投入到下一阶段的训练。

专项训练

训练成果终究需要通过比赛来检验,找出不足,继续补强。然而自今年3月起,2019?2020赛季冬季项目的国际赛事陆续停摆,新赛季的国际赛历安排至今还未确定。高水平的国际赛事短缺,给中国冰雪健儿备战北京冬奥会提出了难题。

其中,影响最大的便是通过国际赛事获得积分,进而争取冬奥会参赛资格。“原本在今年7月1日之后,所有赛事都会纳入冬奥会的资格体系。”孙远富分析,该资格体系在现有情况下肯定要发生变化,但如何改变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成形的意见,各国际组织也在根据整体情况进行评估。

在高山滑雪国家队领队高学东看来,国际赛事短缺造成的参赛场次不足,对运动员参赛能力的培养有一定影响。“以目前我们运动员的水平来说,他们需要的不单单是训练,更需要通过比赛来增加处理不同雪质的经验、提高赛中技术稳定性与心理适应能力。”

“针对国际赛事的不确定性,钢架雪车队进行了两手准备。”孙帆介绍,目前看来,新赛季国际赛事无法照常举行的可能性比较大,“一旦赛事受到影响,我们将依托国内的场地进行训练。今年年底北京延庆的赛道也建成了,我们届时去赛道训练,强化专项训练,在实战中提升水平。”

选拔标准

根据备战计划,2020年应当是“精兵”之年,在前期基础上,选拔出相应人才,准备进行针对性的最后冲刺。不过,孙远富表示,就目前情况而言,“精兵”的时间表可能略有推迟。

孙远富表示,根据设想,最理想的情况是通过高水平的国际赛事来完成各项目人才的选拔。“目前遇到的最大难题是如何选拔,我们原先计划按照赛事比拼的表现来选拔运动员,今年9月组建正式的国家队。”孙远富说,“原本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以及国内的一些冠军赛和一些国际积分赛都是我们选拔参考的依据。现在情况发生变化,选拔受到影响,因此我们下一步要调整选拔办法标准。”

虽然“精兵”的时间表略有推迟,各项目的队伍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和钢架雪车国家队类似,高山滑雪国家队也计划于明年1月至2月前往延庆熟悉雪道和雪质。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也打算在今年冬天便去适应冬奥会的场地,“预计在今年11月初队伍将进入雪上训练阶段,目前训练地点尚未确定。”牛雪松说,“如果能早一天在冬奥会场地进行实地训练,优势就会多一分。”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14日 14 版)